最後一次通話是兩個月前…陳文茜曝施明德遺言

Home / 新聞新聞 / 最後一次通話是兩個月前…陳文茜曝施明德遺言

最後一次通話是兩個月前…陳文茜曝施明德遺言

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辭世。(圖取自陳文茜臉書)

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辭世,和他有革命情感的好友陳文茜表示,最後一次聽到他的聲音是兩個月前,當時打電話向她交代遺言,請她幫忙照顧兩個小孩。她也透露,「民進黨執政不必也不會宣佈臺獨」這句話,是施明德先向美方說出口,卻成爲政黨輪替民進黨執政後,掌權者的護身符。

陳文茜在臉書以《看您最後一眼,忘不了您一生的奉獻》向施明德發書信表示,最後一次聽到施的聲音是兩個月前,「您昏倒,再醒來,打電話向我交代遺言」。口氣穩定,平靜,勇敢面對的說:「我是天主的僕人,我倒下去的時候,看到身邊站着黑衣人,我明白自己的時間到了。天主要把我接走。⋯⋯妳要幫我照顧小板和笳笳。」陳文茜表示「我答應了您,但我不願接受,也不願相信」。

国民党主席选战 弃保效应发酵

陳文茜細數自己生病5年來,是施明德推着輪椅將她送入手術室,「當我病情再惡化時,是你們幾乎天天爲準備食物。我菌血症時離開醫院,是你們全家天天奔來照顧我」。於是她維持了近29年來一貫和施說話的頑皮撒嬌口吻,「主席,我會照顧您的女兒。可是您怎麼可以把孩子託付給可能很快就會走的人?您若被黑衣天使帶走,那誰來照顧我?」

漫游竹县盛夏好风景 体验绿色生活新潮旅

她說,自從紅衫軍運動之後,施明德愈來愈孤獨。過去30年和心愛的妻子在生活上相依爲命;在政治上,她陪着一起走過,走過各種艱辛的路。施明德出生高雄富裕的家庭,受盡疼愛。年少時目睹二二八事件,「革命的種子」在心裡從此種下。「這一生,您不只未曾戀棧物質名利,您不斷的在革命。革各個政黨的命」。

6都第一! 台南勇夺8座台湾永续行动奖

陳文茜指出,戒嚴時期,施明德革命兩次,皆被判處無期徒刑。第一次是「小人物的革命」,22歲一個少年英雄,好像拿起一個雞蛋,想對抗牢不可破的黨國大軍。被抓捕後,偵訊期間,慘遭刑求,全部牙齒皆被打至脫落,從此開始他的假牙人生。「民主政治的理想,對您而言,不是寫一本禁書,不是一篇動人的啓蒙文章。您以生命相許,您毫不退卻」。

陳文茜透露,前年當她身體非常虛弱時,施明德堅持到他家,參加感恩節聚餐。燭光中,施站起來發表回憶。當時他被關在綠島,前妻已經離開。家人並不知道施的家變,法律也不允許他們至牢裡看。施明德身無分文,即使維持生活的起碼尊嚴也毫無着落。他把內衣撕成一塊又一塊的布,將最小也最難以啓齒的身體污物洗淨。

之後,施明德想到母親的米漿,於是每天上午的白飯,只吃半碗,挨着餓,另一半米飯做成米漿,洗淨布料,重複使用,因爲當時連一張衞生紙都買不起。於是50年前的感恩節,施質問天主。「不公不義的天主,您爲什麼可以容許粗暴的政權迫害我,您爲什麼可以讓我父親留給我的財物完全被奪走⋯⋯讓我一人悽苦地留在這小囚室?」

正當施明德痛哭流涕地責問天主時,淚水中忽然看到耶穌釘在十字架的模樣,眼睛正流着血淚,雙手在十字架上,正流着鮮血。「那一刻您瞬間明白,…真正的信徒是和耶穌一樣,流着血,承受苦難。那一刻,您不再恨,不再不平。你和自己內心的憤怒、仇恨,和解了。從此一生,您放下了所有的恨。和自己,和背叛你的人和解;甚至和起訴您的人,和判處您無期徒刑的人,一一和解」。

无敌仙厨
剑道独尊 小说

1980年,高雄事件其他受刑人自然在軍事法庭上一一撇清和遊行暴動事件的關聯時,施明德勇敢地拒絕律師辯護,擔起一切責任,不只要求軍事法庭不要濫殺無辜,最後連續大聲嘶力吼出:一種可以穿透所有謀殺武器的嘶吼聲,「請判我死刑,請判我死刑⋯⋯」不斷地重複。在軍事法庭上。

大漢嫣華 小說

陳文茜說,那一年她21歲,臺大法律系四年級,尚未畢業。親眼看見一道光照向這個島嶼,它雖孤單卻強烈無比。那惟一的一個人,那義無反顧的一個人,那不懼死亡的施明德。「由於您的頑強,您判刑最重,出獄也最晚。您的難友,一個一個先出獄,擔任主席,享受光芒」。

1990年,施明德經過長期絕食,強制痛苦灌食3040次,終於出獄。「但是那天,你無家可歸」。兄妹在國外,曾經的家人,已經遺棄了他。當報紙的標題刊登斗大的字眼:施明德出獄時,「您既是英雄,也是一個孤單的靈魂。那一夜,您睡在陳菊的小客廳」。

只要开口唱歌选民就嗨!十大被政治耽误的歌手?

透视高手

她形容施明德是臺獨人士的英雄,坐牢26年,但沒有享受權力,讓推動政治改革的心停下來。他希望臺灣政黨輪替。知道民進黨的臺獨黨綱必須以新的詮釋;否則美國會用盡各種方法,阻止民進黨執政。

德渊 Q4毛利将好转

陳文茜透露,爲了說服美國,民進黨是一個「穩健的力量」,施明德在華府對着友臺團體表示:「民進黨執政不必也不會宣佈臺獨。」「中華民國有自己的總統,政府,軍隊⋯⋯臺灣沒有必要宣佈臺灣獨立。」

去美國前,施明德和她討論,她分析華府的戰略,白宮看民進黨的角度。於是那幾個字,「民進黨執政不必也不會宣佈臺獨」是施突然說出口,陳文茜幫抄寫清楚,並且翻譯成英文。「它從此成爲歷史文獻,成爲政黨輪替民進黨執政後,掌權者的護身符」。沒有人需要被迫宣佈美國不會容許的紅線。

罗宾们

但她說,可悲的是,擅長鬥爭的人,在施明德有遠見的主張提出時,紛紛躍起,後來當然也收割。他們拿著白色黑色字體如喪禮的布條,至黨中央一樓斥責:「臺奸,滾出民進黨中央。」他們說的臺奸是坐牢近26年的施明德。那一年,她37歲。已看盡世態炎涼,尤其政治多麼無情。

三井 不看淡台湾房市 四栋逾千户大案适时推出

2001年因爲不可想像的黨內羞辱,施明德宣佈退出民進黨:一個他賭上生命換來的政黨,一個他細心呵護想將之推向執政的民進黨。當他發現扁家貪腐時,毫不猶豫,發起紅衫軍運動。兩次大遊行,分別創下50萬及100萬人的紀錄。「你在雨中下跪,向正直的臺灣人民下跪。您也在民進黨各方羞辱中,嚐盡冷暖」。

陳文茜指出,施明德申請演講活動場地,昔日戰友,不顧民主原則,只有雲林縣長蘇治芬,念着當年的救父舊情同意批准,其他多數民進黨執政縣市,一一拒絕。「他們不知道,他們保護的不是自己的政黨,而是擁抱貪污。只要在本土的概念傘下,貪污、利益輸送,即可被接受」。這是施的第四次䒠命,向貪腐的曾經同黨總統Say No。

《产业》康泰纳仕旅游者2023最佳酒店 台北远东香格里拉获奖

她說,兩年前,施明德邀請陳菊和她去家裡跨年。等倒數結束後,高喊,「我80歲了!我本來22歲就要被槍斃的人,居然可以活到80歲!」但這幾年,施是落寞的。可是對他人的關愛從未停止。「怕我不知道如何照顧自己,您怕昔日政治難友不懂得疾病控制。」

陳文茜有回問他,「主席,您爲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施的回答令她淚垂。「因爲妳從我當主席至今近三十年,對我都一樣。」這背後的蘊含的是施這些年被鬥垮後,時而必須親眼目視一些同志的無情。

「施明德一輩子都在受苦」,陳文茜認爲,如果老天,給予他最後的禮物,就是一個小小的但非常幸福快樂的家庭。在他彌留時,妻子抱着他,爲了照顧施明德,每天晚上只睡在車上。「抱着您時,她居然睡着了,您終而在一個愛的擁抱中,不再是苦難中,離開了。凌晨1時37分,鐘聲沒有響起」,臺北街頭一片黑暗。「您走的這天,2024年1月15日,正是您的生日」。